300210不确定性给经济带来了无谓的损失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3

【编者按】针对当前的全球经济增300210长,以及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等焦点问题,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近日专访了英300210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(Catham House)国际经济部主任保拉·苏巴基(Paola Subacchi)。

  针对当前的全球经济增长,以及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等焦点问题,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近日专访了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(Catham House)国际经济部主任保拉·苏巴基(Paola Subacchi)。

  紧缩应缓行

  第一财经日报:第二轮量化宽松结束后,你认为美联储下一步会怎么做,你怎么评估当前的宏观环境?

  苏巴基:我认为美联储300210现在做法,就是什么对美国的经济好,他们就做什么,但对于其他国家来说,这一切并不是我们想看到的。美联储的政策是根据他们自己的国内情况而颁布的,促使了美元的弱势,而这并没有考虑其他国家的感受。

  现在有很多的不确定性,这也不可避免地体现在了货币的走势上。其实,美联储现在可以做很多举措来推动美元的强势,但美联储并不想这么做。美联储是美国的中央银行,他们的货币政策是基于对美国国内经济有利而实施的。

  当前美国经济还是很脆弱的,现在处于非常关键的时刻,未来世界经济发展的方向还不是非常的清晰。可能会出现更多的问题,也可能复苏会持续。我个人认为,经济的复苏并不会一蹴而就,而是更加的反复,会存在一些问题,危机并没有得到完全的修复,2008年危机一些基本的组成要素300210仍然存在。

  而在欧洲,又受到了主权债务危机的困扰,危机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。总而言之,不确定性现在引发了很多问题,信心不足,公司投资愿望低,投资者充满疑虑,这些不确定性已经给一些经济体制造了无谓的损失,尤其是在发达国家。

  日报:现在有些数据显示全球很多地区的经济增长都在放缓,你对此怎么看?

  苏巴基:现在各个地区的经济增长情况各异。在发达国家,增长是疲软的,同时也存在一些深层次的危险和问题,特300210别是在劳动力市场和就业方面。中国和印度这样的新兴国家,现在正承担着推动世界经济复苏的责任和重担。同时,欧元区也存在着一些政治方面的矛盾,主权债务危机一直萦绕,也会影响欧元区的增长。不过德国经济的增长速度非常快,它主要是来自于新兴国家的一些对产品的需求。

  经济放缓并不足为奇,但还要看你把现在的经济情况跟哪个时期作比较。如果跟去年的情况作比较,现在的经济增长确实放缓了,很多人为此感到担忧。但如果经济的放缓有合理的原因,那就不必担心。换句话说,之前各国政府为了刺激经济增长,实施了很多措施,现在美国和欧洲等国家的这些刺激政策都在退出,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经济增长放慢,那么我们就不用感到惊讶。

  但是,如果是因为缺少刺激措施,整个经济就会陷于崩溃,那我们就有麻烦了。这就是为何,我们现在应该非常谨慎地评估当前的形势,认真考量政府制定的政策。各国应该仔细斟酌,如果现在就恢复财政紧缩政策,或是一改之前的宽松政策,是不是仍然为时过早。对此我们要保持高度警惕。

  我认为,其实发达经济体现在不需要对通胀感到特别担心,因为通胀的影响有限,不会产生不堪设想的后果和严重的问题。如果发达经济体为了抑制通胀风险,而开始紧缩其货币政策,那很可能会挫伤经济发展,这是风险所在。

  财政政策亦是如此。赤字情况不佳,解决赤字目前还没有良方,如果未来赤字还不能得到有效控制,还会产生很多问题。但现在来讲,如果我们太急于平衡预算,进行财政紧缩,也会制造很多问题。所以,解决这一切要一步一步来,并考虑到每个措施所造成的短期和长期的影响会如何。

  欧债危机国家需要长期改革

  日报:提到欧债危机,你认为未来危机还会进一步恶化,甚至一些国家退出欧元区吗?

  苏巴基:当前,还没出现什么情况暗示有国家要退出欧元区。因为退出欧元区并非易事,而且过程非常复杂,现在还没有任何样板能供我们参照。

  另外我们也不知道,如果真有国家退出了欧元区,它所带来的长期影响会是什么。甚至我们也不知道,该如何在不制造恐慌的情况下,来给某个国家设计一个退出路线。由于欧元区决策制定过程的复杂性,一切都困难重重,管理起来也会遇到很大阻力。同样,希腊债务的重组也是复杂多变的过程。

  现在还有个严峻的问题,就是银行挤兑。社会上人心惶惶,人们开始取回自己存在银行的资金。如果我是一个希腊人,面对希腊当前的形势,想到自己在银行里的储蓄,我还能做出什么选择呢?

  如果救助希腊的资金不能及时到位,希腊可能会在技术上出现违约,但我认为救助希腊的资金会到位的。现在救助希腊的计划,以及各方的努力都是为了推动希腊削减债务,降低赤字,但这又遏制了希腊经济的增长。所以说,欧债问题会得到解决,但需要较长的时间和更好的形势。希腊不仅有债务和赤字问题,也有通胀问题,他们面对的形势是滞胀,当然,这也是希腊对经济做出一些改革的好机会,例如改善劳动力市场,削减支出,提高税收,私有化等等,而这些改革都不会是一夜之间就能完成的,都是长期性的改革。现在希腊需要的,是一个切实可行的计划,这样,下次等到希腊需要偿还债务时,它们可以在市场上融到资金,而不是再使出最后一招,去寻求IMF或者欧洲其他国家借款给他们。

  日报:欧洲人现在对欧元还有信心吗?

  苏巴基:我认为他们也别无选择。这已经不是信心的问题了,而是坚持现在已有的一切。可能结果会非常糟糕,甚至是在德国,德国民众对于救助希腊表达了强烈的不满,以及那些欧洲北部经济和财政情况良好的国家,都不情愿去救助这些深陷债务危机的国家。

  但是,另一方面,如果出现的不仅仅是希腊的问题,而是由于债务问题,欧洲出现了大规模的银行危机,那情况就有所不同。因为现在我们还不知道那些有毒资产到底在哪里,可以想想雷曼兄弟倒闭的情形,现在不是一个银行倒闭的问题那么简单,而是一个国家,如果希腊债务重组了,谁能因此蒙受巨大损失?一切都难以预料,我们不知道后果如何。

  现在不是欧洲人说还信不信任欧元的时候,而是现实的情况摆在那,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已有的一切,让一切有效运转起来。一旦这场债务危机风暴结束,欧洲应该重新考虑如何对欧元区进行有效的管理。现在就好比是来了一场飓风,你面对飓风,能做的就是躲在屋子里,然后尽你所能保护你现在已拥有的一切。等飓风过后,你才会考虑怎么样建造一个质量和结构更好的屋子来抵御飓风。

  人民币国际化开局良好

  日报:债务问题的产生原因是什么?

  苏巴基:债务问题制造了很多的不确定性。我认为债务问题产生的原因是一些国家的政府救助了他们的银行,美国是这样、英国是这样,欧洲的一些国家如西班牙也是如此。而希腊和西班牙的情况还不同。希腊国家的公共部门很大,经济效率低,税收体系效率低。西班牙的公共账户情况还不错,他们债务占GDP的比重并不高,一直在60%左右,赤字可控,但是为了帮助银行,它们大量举债。

  英国也是一样,上一届政府实施了扩张的财政政策,也是因为他们要救助银行。虽然美国被评级公司警告了,但他们的情况与希腊不一样。不过,在解决债务问题上,各国政府应该给出一个明确的信息,要如何解决问题,而不是反复无常,今天一个想法,明天一个想法。要制定出一个可行性和可信度高的计划,这样才会得到市场的信任,当你需要在市场融资的时候,市场会给你提供资金,这点非常关键。

  日报:中国政府近期买入了很多欧洲国家的债券,以支持欧元。你认为未来,在货币体系改革、经济等方面,欧洲和中国应该进行什么样的合作?

  苏巴基:我个人并不认为,中国政府买了欧洲国家的债券就代表着两地区的合作。中国买入欧洲国家债券,也是为了多元化中国的外汇储备。中国这么做代表着他们对欧元还是很有信心的,这非常鼓舞人心。但谈到合作,却不是这么简单。

  欧洲和中国是贸易伙伴,在这个领域,欧洲和中国的合作可以进一步的推进和优化。现在,未来中国也将成为一个拥有国际储备货币的国家,这也是中国的计划。我所看到的计划,不是人民币会成为21世纪的美元,扮演着美元曾在20世纪所扮演的角色,成为主要的储备货币,而是人民币会成为未来3或4个世界货币中的一员,那这就需要多方面的合作,我们假设欧元到那时仍然存在,还是储备货币。

  不过,人民币国际化的开局形势良好,但是现在还只是在最初阶段。对于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方面,实际上,现在G20就是推动着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,这是G20国家合作的一部分内容。